北外区域经济月度沙龙•从联合国的角度看南南合作


发布时间:2015-11-05 | 发布者:管理员


7月23日,北外区域经济月度沙龙就南南合作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演讲嘉宾王晓军博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南南合作首席专家,从联合国的角度对当前的南南合作进行了分析。王晓军博士现就职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纽约总部,主要负责通过开发署项目促进南南合作的政策和指导原则。她从三个方面对南南合作问题进行了剖析,以下是她发言的主要内容。

一,什么是南南合作?目前,有关南南合作的定义存在一些不清晰。有人认为南南合作与以ODA为基础的南北合作差别并不大,有人则表示南南合作与北南合作完全不同。根据联合国定义,南南合作是两个及其以上的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合作,通过贸易、投资、技术分享等方式,以实现共同目标或各自的发展目标。王晓军博士提出,南南合作有几个区别于北南合作的基本特征。

第一,南南合作源于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命运,其根本原则是尊重各国主权,这不同于传统的北南合作。第二,南南合作的合作方式多样化,包括贸易、投资、技术转移、知识分享、直接资金援助,而不仅仅是ODA。有些人简单地把南南合作理解为对外援助(foreign aid ),但其实对外援助只是南南合作中的一小部分。第三,南南合作重视互惠,而不是零和。南南合作伙伴方认为,互惠能够使合作方关系更为稳固持久。第四,南南合作提升了所有国家的水平横向合作关系。所有国家应是合作伙伴,而不是传统捐赠者和接受者之间的关系。同时,南南合作也不应该被误解为新兴经济体与其他南方国家之间的关系。南方国家指的是所有发展中国家,虽然一些新兴经济体经济实力日益增强,已经成为更为积极主动的参与者。第五,南南合作由于形式多样充分汲取了私人部门和社会组织的力量,而不仅仅是指少数的由政府部门主导的项目。这些特征的归纳厘清了南南合作是什么而不是什么的问题,使其同北南合作和其他国际合作有效地区别开来。同时,王晓军博士用形象的比喻强调指出,南南合作是在为当今世界修筑桥梁,而不是围墙。南南合作的桥梁是为了跨越南北的二元划分,沟通北南,南南,以至南北的合作。同时通过三方合作,即北方国家参与支持南南合作,互相学习,共同为世界大同贡献各自的力量。南南合作是对北南合作的有益补充,而不是取而代之。

二,南南合作做出了哪些贡献?南南合作一直被认为是北南合作的补充,其到底在哪些方面提供了补充?

第一,南南合作进一步解放和提高发展中国家的产能。南南合作中的一大部分是贸易和投资,这对提高生产能力和促进经济赋权做出了积极贡献。这是人类发展很重要的一个方面。2013年,南南合作之间的贸易额已经达到5万亿美元,而南南投资量也已超过了全球FDI总额的50%。贸易和投资的增长同时带来产能的解放和工作机会的增加。在受到战乱危机影响的国家和地区, 南南合作集中在支持当地生产能力和基础设施建设,而北南合作则更加关心危机和战争之后如何建立政治秩序,公平正义和民主法制等问题. 这两个方面都很重要,但是它们的互补性也很强。因此,通过南南合作,可以帮助国家可以打破贫穷-暴力的恶性循环。

第二,南南合作使国际社会重新重视对基础设施加大投入,55%的南南合作都是聚焦基础设施。在过去的十年,我们在讨论发展议程时对于基础设施的关注度是不够的。但是实际上基础设施建设非常重要,基础设施的缺失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经济社会损失。全世界在过去十多年间为减贫作出巨大努力,但是今天仍有近十亿人口缺电,近十亿人距离全天候公路超过两公里之遥,七亿多人口缺乏安全饮用水。南南合作集中力量加大对基础设施的建设,最近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第三,南南合作提供更多相关的公共社会政策。回顾过去十年,许多制度和政策的创新都是来源于发展中国家并通过南南合作进一步推广应用的。如拉美国家的社会保护经验、中国的农村科技特派员制度等,改革了一些旧体系,被许多发展中国家借鉴和应用。

第四,南南合作以较低的成本实现了科技的转移和人才的培养。例如在西非的一个小岛国佛德角,那里非常缺水,中国帮助修建了一个水库,解决了农业用水问题。但是只有水库仍是不足的,巴西的技术员还在那里教当地农民滴灌技术,最大限度地使用有限的水资源。另外,UNDP支持下,南苏丹周边国家派遣公务员南苏丹政府任职两年,为当地公务员提供伙伴支持和现场在职培训。研究和数据表明,通过南南合作开展此类人员培训活动,不仅内容相关性明显 费用节省可达到与北方开展的类似项目的1/3。    

第五,南南合作重视区域、次区域或者邻国之间的协作机制,以形成解决发展问题的共同行动方案。 最近非洲国家共同对抗埃博拉疫情就是一个例子。另外,非盟、东盟等区域组织关注本地区的经济一体化,中国向其提供相关支持,这其实也是南南合作的一种重要形式。

最后,南南合作在全球层面也产生了重要影响。国家之间已经联合起来,提出了共同的发展议程。例如BRICS国家共同提出了它们的发展计划以及在全球发展中的贡献。一些小岛屿发展中国家也联合起来。发展中国家通过强有力的发声表达了它们的需求,呼吁国际社会能够提供更多的更有针对性的支持。

三,南南合作还有哪些工作需要去做?

首先,世界需要进行一个重要的思维转变。世界对南南合作的内涵以及其多元化的合作方式仍有一些疑惑。世界从传统的北南合作中学习到了很多东西,它是非常巨大的智慧资产。但是,当现在新的局势出现,南南合作日益兴起,我们需要摒弃一些既成的观点,真诚地拥抱多元化的合作并从中汲取。不过,摒弃既成的观点和做法往往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这需要智库、大学、研究机构等进行辩论,并对许多概念进行理清,对南南合作的贡献多加分析和分享。

其次,南南合作发生在许多相互分散割裂的层次上,通过许多互不关联的项目展开。它们的开展也许是因为总统们的一次握手,也许是因为某人熟识另一个人。这意味着南南合作仍缺乏体系化的支持框架。我们可以从许多优秀的实践案例中学习经验,对南南合作形成系统性的支持。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就是一个很好的实践。它提供了很多系统化的方法来促进南南合作的开展。UNDP也与一些发展中国家合作建立了一些全球政策中心,以便更好地整理经验、传播相关知识。我们还必须超越简单的知识分享,促成发展伙伴关系和制定长期战略规划。为此,联合国开发署正在计划建立一个全球南南合作供求对接平台,各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和所能提供的知识,技术,与服务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与此同时,如果各国直接授权或对UNDP提出相关要求,UNDP可以作为中间人积极主动地协调各国间伙伴关系,并帮助实施有关合作项目。这也许是为南南合作提供更为体系化支撑的另一途径。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尝试带动60多个国家参与,是系统化推进南南合作的一个很好案例。

第三,,需要将各种南南合作形式的发展宏利最大化,这需要将南南合作最好地纳入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中,和各国中长期发展规划结合起来。 同时也对发展合作管理者提出了新的技能要求。例如,南南合作包括了贸易、投资、技术转移等等,传统合作的专家能够管理好ODA,对贸易、投资、发展等并不一定有很好的理解和管理经验。这需要一个南北专家共同学习和互相学习的过程,以便充分整合利用发展资源,让南南合作充分为可持续发展服务。
最后,虽然南南合作被认为是一种水平横向关系,但是现实中由于权力结构和能力差异等因素,南南合作并不是完全平等的合作伙伴关系。为促使所有南方国家,而非仅仅新兴经济体,更好地参与南南合作,充分调动全球社会和私有部门的能力,我们应致力于帮助发展中国家提高合作能力,塑造更加平等的合作伙伴关系。
  
中国人常说,众人拾柴火焰高。 当前,世界充满雄心壮志,我们应为全球发展增添动力。如何整合多种多样的合作形式, 发挥比较优势,为发展之光增加能量,使各相关方共享其所供之暖、所供之光,是我们在南南合作中需要认真应对的问题。